忆叠

所爱隔山海 山海皆可平

【五越】纹之于骨

*国际三禁

*最好的一切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

伍贰有女朋友的那天,阿越一个人跑去酒吧喝了酒,醉了之后脑子一抽找了个纹身师。

给我纹个52吧,就数字的那个52。

纹身师一看就知道他也不像是有样图的人,和他说我画个图纸你看看行不行,留个联系方式改天再来吧。

到那天的时候他早就清醒了,本着麻烦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还是当面谢绝给些酬金吧,可当他看到图纸的时候心脏却猛的一抽,有点好看啊。

纹身师问他想纹在哪儿,这把他难住了,肯定不能纹在太显眼的地方,就后背吧,他说,后背靠近肩膀的地方。

你怕疼吗,要麻药吗,他听纹身师这么问,心说怕啊谁不怕,小阿越君特别怕疼,嘴上却说不用了就这样吧。

好疼啊,阿越一动不动地趴着,疼的整个人都在颤抖,眼眶里疼出了泪花,埋进胳膊里泪湿了一片。

小阿越君好痛,小阿越君委屈,但是小阿越君什么都不能说。

结痂的日子也格外漫长,每一天都伴随着疼痛和瘙痒,趴在床上用手机翻看着伍贰的近况,他疼的把手机扔了出去。

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,到了阿越告别主播生涯入职西山居的日子,背上的纹身也彻底定了型,他冲着镜子扭着脖子看,心想纹身师手艺还是很靠谱的。

他没想再和那个人有什么兄弟以上的情谊,只是有时候看着这个印记会有一瞬失神,也会在一众人去海边休假的时候找借口拒绝。

唉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,小阿越君从那时起就远离一系列和水有关的娱乐活动了。

不过伍贰和他女朋友的生活好像不算很和睦,光他遇见的就有三回在吵架。

他真的没有偷听,只不过他们就那样站在大厅里吵,想不注意都难。

严格的说其实不是吵架,只是女孩子哭或者吼,伍贰一脸冷漠地看着她闹,伍贰君怎么这样的啊,阿越君一边绕路一边腹诽,他以前不是很会哄人的吗。

他刚转身伍贰就看向他背影,因此错过了那刹那深沉的目光。

加班的时候,阿越倒水路过说伍贰你手机一直在震,他嗯了一声却并没有接,反倒直接挂掉该静音,那低气压换别人早溜了,阿越看他这个样子心里难受,不由多嘴了一句:“对女朋友好一点啊,女孩子要宠着的。”

伍贰抬头看他,欲言又止,最终回了女友一条信息:在加班。

就这样同事们也或多或少地知道他们并不是一对甜甜蜜蜜的情侣,开他们玩笑的几乎没有,反而是有些嘴杂的外组成员悄悄讨论他们什么时候分手。

阿越听了就很气,但都是同事又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好插话进去改变话题,他不喜欢别人说伍贰的闲话,不希望伍贰成为别人的谈资。

可是说实话对于伍贰的女朋友他也有些懊恼,那是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子,对待别人也很有礼貌,伍贰那么有责任感的人却独独对她不上心,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说不知道是骗人的,情商高如阿越君怎么会不知道呢,只是不愿去深想而已。一想,就又多了不必要的期望。

洗澡的时候背过身看看镜子里的纹身,过了这么久颜色有点淡了,是时候去补一补了。

补色那天太累了留下一些工作,第二天还要加班,不光加班还要一个人加班,打开自己的肥叽歌单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敲字。

却没想到伍贰突然黑着脸闯了进来,边打字边吃软糖的阿越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他,手里捏着的糖还没塞进嘴里,伍贰也微微一愣,烦躁感稍微淡去了一些。

“还在加班吗?”

“是啊昨天有些事结果堆到今天了。你怎么回来了啊,今天不是没事了吗。”

伍贰走到了他旁边,捏了一颗糖咀嚼起来。

“又吵架了?”

伍贰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“你也是逗,那是你家吧,结果吵架了你跑出来了哈哈哈。”

伍贰看他笑的没心没肺,那股淡去的烦躁感又回来了,最近这些日子工作繁重,回家也不顺心,他整个人情绪都不太好。

冲动的种子其实已经潜伏了好久,最初的最初绑定在一起的时候,线下一起吃吃喝喝谈天说地的时候,台上台下两相望的时候,以及阿越刚来西山居那天,他和其他人站在一起欢迎阿越的时候。

而现在凌晨一点,西山居赛事组办公室里,只有他和阿越。

他托着阿越的脸吻了下去。

镜片后的眼惊恐地睁大,蒙上一层雾气,伍贰摘掉碍事的眼镜,再一次吻下去,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渐渐眯起阖上。

柔软的唇舌,炙热的口腔,还有软糖热带水果的味道,这感觉好的过分,伍贰疯狂地想着,好想吃掉他,好想独占他。

一方面他的理智又克制地想着,只要他说不,只要他喊停,只要他表现出一丝抗拒,就立刻停下来。

伍贰的动作牵动了阿越的背部肌肉,刚补过色的纹身隐隐作痛,他把痛苦含在嘴里,用糖的甜味遮掩。

伍贰开始舔他的侧颈,撩起T恤的下摆抚摸他的身体,阿越脑中一片空白,身子僵的像个木桩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直到伍贰从下往上掀掉阿越的上衣,他才想起纹身的事,可是已经晚了,伍贰的动作已经停住,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阿越白皙皮肤上黑蓝色的印记,陷入了沉默。

就算那图案很有艺术感,也足够看出那是阿拉伯数字的52。

阿越不敢看他的眼睛,也不知该怎么解释,只是下意识地像很久以前那样软软地喊了一声伍贰,然后男人突然掰过他的肩膀俯身,阿越立刻猜到他要干什么,猛的后退。

不行,昨天才补过色现在碰了会感染的!

伍贰失笑: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碰?

等结痂了……

答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,还有伍贰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伍贰亲自给阿越穿好了衣服,说我去处理一些事,你实在做不完明天我帮你弄,早点休息。

临走前没忍住又亲了他一口,揉乱了他的发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
第二天伍贰说他和女友分手了,他特地跑过来和阿越说,周围的人也听到了,没多久这个消息便传播开来。

阿越把伍贰叫到没人的地方问,是我的错吗。

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会让伍贰对那个女孩冷淡吗。

不是你的错,伍贰说,幸好有你。

女孩子想要独一无二的宠爱,但是伍贰给不了她想要的重视,她闹的时候他会烦,她哭的时候他不想哄。她不能容忍伍贰的冷淡,不能理解这个人近乎死板的较真和突如其来的低气压。

归根结底他们只是因为条件恰好合适才在一起,伍贰不喜欢她,她也不是非他不可。

如果没有阿越,他们可能就会因为“合适”而一直走下去,结婚生子,度过并不幸福平淡而乏味的一生。

只有阿越,让伍贰愿意无条件无下限地宠爱,让他一看到这个人就自动嘴角上扬,只有阿越,能无条件无下限地纵容伍贰自我中心的一面,愿意为他退让许多许多步。

幸好有你啊,我的夫人沈依依。

在纹身彻底愈合的那天,伍贰如愿以偿地吃到了鸡肉,他反复舔吻那方纹着自己名字的皮肤,一遍一遍描画,想要把它写的更深一些。

在阿越第一次参加西山居的海边度假活动时,被问及纹身,他们顺理成章地公开了,不少人早已看出端倪,倒也没激起太大风浪,却还是对把对方名字纹在身上这种操作表示没眼看。

夕阳下他们双双躺在海边的长椅上,不看夕阳,只看着对方眼中映照的霞光。

伍贰突然说,你纹身在哪里纹的,我也想去弄一个。

啊?不了吧,我跟你说这个好痛的。

这么痛你还不是纹了,不光纹了还补了个色?

……你怎么阴阳怪气的,别怪我没提醒你

伍贰最终在锁骨上纹了一个“越”,锁骨本就更疼,还是个笔画复杂的汉字,他疼的冒冷汗却全程一声不吭。

纹身师淡淡地笑了一声,冲阿越说,你男友比你强,你那会儿都疼哭了。

阿越没好气地回他:qnmd,少揭我老底。

伍贰这个张扬的纹身很快被粉丝拍到了,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汉字难免让有心者浮想联翩。

有个人发图@了伍贰,二哥纹身真好看,是越吗[星星眼]

伍贰微博点了个赞,倒是阿越转发了:我的更好看[酷],配图是他自己身上的52。

这是又一次补色的时候改过的纹身,颜色从以前的黑蓝变成了花里胡哨的渐变色,边上还有一点亮亮的骚粉,看着好看是好看,就是有够疼的。

至于公开之后引起的风浪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,两个普通的公司小职员就这样过着和普通人无异——或许比大多数普通人要幸福那么一点点的人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------

翻文档发现好多以前的腿肉,大多数是一些三观不正或者文笔幼稚、以及个人恶趣味的产物,还有部分半成品,这些东西就不放出来了。

这篇要不要发也有些犹豫,具体是什么时候写的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当时对这个cp的心情很压抑,现在翻出来再改才变成了he。

最后就是,夏天到了希望吃到更多的粮,又热又饿QAQ

【五越】不怕不怕

*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

*关于越叽播恐怖游戏的故事

北京时间凌晨一点,九天下划线阿越的直播间开播了。

[??主播你不是睡了吗?]

[发出主播的声音:秃头]

不过观众们很快就发现屏幕上这个游戏的画风过于黑暗了,有人反应过来:这是恐怖游戏吗?

阿越清了清嗓子:“咳,是的,今天播一下这个,呃,恐怖游戏。”

“名字叫黑玫瑰。”

弹幕纷纷表示不容易啊怂叽主播都敢大半夜玩恐怖游戏了。

阿越君膨胀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很勇敢,开始了游戏。

“这画面好黑啊……bgm也怪渗人的。”

“怎么还要看英文,什么意思啊……”

[伍贰君:痛苦和折磨扭曲了他们的身体]

[哇二哥!]

[二哥??]

[你们又开始了]

[狗粮真香]

[伍贰君:这些没翻译的信息不影响通关的]

“你还真在看啊,上yy上yy,给我参谋一下。”

[主播怕不是一个人玩害怕了]

[hhh你不要拆穿他]

“喂?能听到吗。”

“可以可以,我靠52这个好吓人啊,总感觉下个拐角就会冒出什么东西来……啊这是什么,棺材吗?”

他整个人的声音都慌得一匹:“会不会冒出什么东西来啊?”

伍贰安慰他:“不怕不怕,要真出来什么你就跑,别回头使劲跑。”

“我去画面怎么开始闪了……别吓我啊,”他挪动鼠标调了一下视角,一个灰白的女人表情狰狞地站在他身后,吓得他“啊!”地惊叫一声。

[我聋了]

[请主播赔偿医药费]

阿越转头就在复杂的地图里跑起来,边跑边小声bb:“我去这游戏怎么这么吓人啊……你说他是不是刚开始比较吓人后面就后劲缺失啊,那我觉得还好。”

“我跑了好久了,谁帮我看看甩掉了没啊!”

伍贰一听就是在憋笑,忍着笑意和他说:“应该甩掉了,你回头看一眼。”

“要是回头又看见了咋办啊……不管了我小阿越君今天就要看看——”

他长出了口气,“好了好了甩掉了,哎我这到哪了啊,我迷路了卧槽。”

“没事继续走吧,她可能就是想让你到这儿来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我更害怕了啊兄弟……这房间好多柱子啊啊啊啊!!!”

“她又来了啾啾啾啾啾啾啾——”

“快跑,和她绕柱子!”

“我我我看到她了,我这样倒退着走就没事——我靠她怎么消失了……算是摆脱了吗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只见屏幕上刚刚还距离很远的女人突然贴到了面前……

伴随着血肉模糊的音效,game over。

整个直播间包括弹幕都是一片沉默,没有人哈哈哈主播,这游戏还真是有点吓人的。

好吧,是挺吓人的。

[吓死我了QAQ]

[太恐怖了大半夜的]

[我也跟着主播叫出来了,希望室友明天不会打死我]

“伍贰……”他声音都有气无力的。

“嗯?要不算了吧,太害怕就别玩了,是挺吓人。”

“半途而废不好吧,况且你说想看我才玩的啊。”

伍贰腹诽你玩恐怖游戏是真的可爱,可是看他这怂成一团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。

[我就说主播怎么突然勇敢]

[是伍贰君给你的勇气]

[因为爱情]

“伍贰出差嘛,他大半夜的发消息问我睡没睡,我正玩手游呢,他和我说失眠了。”

“我就说给他开个直播催眠一下,大半夜的想播点别的,就从之前阿情发我的游戏里随便选了一个。”

“这名字看着还行啊内容怎么这样的。”

伍贰低笑:“那你怎么不换一个。”

“都安装完了就这样呗,你不是还没看过我玩这类,我平时玩的挺少的。”

“而且有个人陪着边唠嗑边玩就好多了,没那么害怕。”

伍贰心说这叫没那么害怕那以前得怕成什么样,看来是时候翻一下录屏了。

“那下次你还想玩的时候叫我,我就搬个凳子坐你旁边看着你玩。”

“这主意不错,我觉得可以。”

[吃撑了]

[总裁宠叽现场]

[我也想要二哥这样的男票QAQ]

[居居今天还继续玩吗]

“这个啊……伍贰你困了吗?”

“啊?还行吧,感觉能睡着了。”

“那就不播了,早点休息,你明天不是还有工作吗。”

“嗯,那你也早点睡,别玩了。”

[伍贰君送出佛跳墙x1]

“伍贰你干啥啊!不是说了不许送墙!”

“今天特例,你为我开的直播我得表示一下啊。”

“就你理由多,不说了不说了,快去睡觉,晚安晚安。”

“嗯,阿越直播间的小伙伴们晚安,你也晚安,”他声音突然放轻,“么么哒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-------

突然发现了之前写的这篇,稍微改一下发出来吧w

记一件小事

今天越叽直播打的苍藏秀,队友是亲友和亲友的情缘。

直播间有个人阴阳怪气地说他队友菜被房管封号了,然后又换了个号来质问房管为什么封号。

房管说因为你不尊重主播的队友,这个直播间不能说主播以外的人菜。

本来以为越叽没看到,但是下播的时候他(应该是闭了yy的麦)说:我的队友比赛的时候都是来线下给我加过油的,他们玩的很好,我们以后也会一起玩。他们是我的朋友,我不希望有人说他们,如果你不喜欢他们,我希望你不要来看我的直播。嗯,就是这样。

他真的是天使啊qwq,从固定蹲他直播开始每天都更喜欢他一点。

【五越】人类一败涂地

*假如五越一起玩李渡城

【1】

阿越:今天继续播李渡城好吧,和朋友一起玩。

弹幕纷纷猜测是儒仔花醉的塑料剑气还是浅三岁,或者是对新玩法一脸懵逼的落叶。

阿越没回答弹幕的疑问,一言不发地在战场区门前跳来跳去。

不一会儿阿越的yy里传来了低沉的声音:歪?你上了吗。

阿越:上了上了,你好了吗,来来来组我。

不用看也知道两边弹幕都炸了,阿越轻咳一声,同意了柳劈的组队申请。

52:我还没玩过这个,有点僵硬。

阿越:哦?是吗,没事我教你,小阿越君已经掌握了核心玩法!

52:可以。

yy里传来熟悉的低笑,然后是噼里啪啦的打字声,他看了眼qq,最新消息来自52:爬树流选手?

阿越心说你又偷偷看我直播,哼了一声,嘴上说道:让你见识一下人类领袖carry全场!人类永不认输好吧!排了排了!

【2】

第一场开始没多久直播间就传来叽叫:我靠我的树呢!树啊你怎么变矮了!

弹幕说完了主播的家没了,阿越看见了附和道:就是,我树没了玩个锤子……诶!那儿!

没等他说出个所以然伍贰已经冲过去了,原来是罐子刷新了。

阿越:诶打的好快啊……52你血怎么这么少。

52:换了pve装备打的呀。

阿越:哇我也想用pve装备,配装怎么配啊。

52:呃,我一会儿发你。

阿越:hihihi可以,看小阿越君用劈哥独家配装打出成吨伤害。

【3】

阿越:你知道吗52我超想当一回母体的,昨天我玩了一晚上一局都没变。

52虽然看了直播全程,还是要装装样子:这样吗,那也太黑了吧。

阿越:嗯?彼此彼此吧,听说你八御?

52(笑):两个黑鬼就别互相伤害了。

倒计时还有十秒。

阿越:我觉得这局你能变,真的,昨天东浅清儒都是没几局就变了,我队友都有这个buff。

52:那我得把机会让给你啊,你都试了那么久了。

倒计时归零,结果阿越还真成了母体。

阿越:我靠52你这嘴开过光的吧!

52:是啊去庙里拜过了,员工一起去的。

阿越:啊?真的假的,就gww去拜的那个吗,这么灵的吗?

伍贰关了yy的麦憋笑,有从那边直播间的人过来告状。

阿越:什么……你怎么还糊我的啊伍贰君!你别让我抓到,我跟你说大毒尸一抓一个小朋友。

阿越一边hihihi地笑着一边抓人抓的不亦乐乎,随口问了句:52你在哪儿啊我怎么找不到你。

52:我在树上。

阿越抬头一看,可不就在自己那个被削弱的老家么。

阿越:你等着我把你抓下来!

52:嗯。

毒尸阿越蹦哒着上了树,却被伍贰用他曾经用过的方式溜了。

阿越:怎么这树不高还能溜人的啊——

52:诶你小心!

阿越:啾啾啾啾啾啾啾!啊我摔了……

天道好轮回啊,小阿越君。

阿越:52你不能这么玩啊,这是毒瘤玩法好吧。你下来我保证不打你。

没想到伍贰还真的下来了,阿越一边喊着“你别跑”一边扑了上去,成功感染了伍贰。

阿越:诶你怎么一动不动的啊站着让我打。

52:嗯?不是你说的别跑吗。

阿越:哦……嗯……

正好结算界面跳了出来,称职的母体阿越君加了好多分,开始自吹:看!毒尸领袖阿越君的光荣战绩!

52(笑):有说法的啊。

【4】

阿越:我有预感这把我还是母体,真的。

52:我这次在树上不下来了。

结果开场以后变成母体的是伍贰。

阿越:诶不对啊今天咱俩怎么这么红。

52:可能是负负得正吧。

毒尸使人变rua,伍贰君rua来rua去大开杀戒,很快就感染了一群人。

一个普通毒尸黏上了阿越。

阿越:我卡个视角,诶~夕照,瞬发云飞~你个岔小劲还想打你叽爹。

52:我看见你了。

阿越:我靠大boss来了溜了溜了!

52:没事,不打你,真的。

伍贰说不打就真不打,黄叽从他面前玉泉跑过他都没摸一下鸡毛。不过过于嘚瑟的阿越君还是被其他毒尸围攻感染了。

阿越:我感觉今天人类就没怎么赢过,毕竟人类领袖阿越君都变成母体了。

【5】

阿越:今天就播到这儿了,大家明天见。

阿越:晚安晚安,伍贰晚安。

52:嗯,晚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.越叽他有那——么可爱qwq

【五越】季夏之月

*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

*最好的一切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

他们在一起后约定每个月见一次面,伍贰出于工作原因不能去找阿越,阿越就每月鸽几天直博,飞过千山万水到他身边。

开始伍贰会到机场,郑重地接他回家,有次阿越说了你忙就不用来机场,我找的着路,伍贰笑着亲了他一口,把备用钥匙给了他。

两人见面也没什么特别的活动,阿越算是趁这几天调一下颠倒的时差,伍贰不在家就窝在床上打手游,伍贰在家加班就枕在他腿上打手游,做的事和在家没什么两样,就是宅着,不同的是能在爱人身边宅着。

伍贰加班回家不早了,他也会因为工作而疲惫,在一个人的日子里他带着疲惫倒头就睡,有阿越的那几天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抱一抱,把头埋进他颈间深吸气。

阿越手上打着王者荣耀,嘴上喊着劈哥别闹等会儿等会儿,却依旧被他的动作搞得小手一滑迷之闪现,极富竞技精神地把本局排位打完,胜利界面跳出来后把手机一扔抱着伍贰的头一顿乱揉。

伍贰说这是在吸猪,生活不易,只能靠吸猪减压。

另一个操作就是搂着自家软软的黄叽用脸颊蹭来蹭去,阿越问这也是减压操作吗,伍贰说:这是在充电。

阿越唱歌很出名,每次开嗓都会收获粉丝静音打出的一串赞誉。

他的绝技是没一个字在调上,可以说是唱作鬼才了。

这样的阿越君唱某些歌却是可爱的不得了,之前有压箱底的我想我不够好,后来有新秀学猫叫。

那天直播伍贰偶然在场听到个尾巴,心里甜到溢出蜜糖,他惦记上了这首歌,要阿越在见面的时候唱给他听。

麦霸型选手阿越君自然不会推辞,跟着伴奏就喵喵喵起来,间奏的时候他目光从歌词上移开,眨着圆眼睛看向伍贰,被他深沉的眼神吓得赶紧回到屏幕上。

伍贰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,面上却只是微笑,忍到他把那句“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”唱完,将人按在沙发上吻到窒息。

早上闹铃响了一声伍贰就立刻按掉,怀里的人没被惊醒。他的睡颜和他的歌声一样乖巧,伍贰从他柔和的眉眼抚摸到微张的嘴唇,天马行空地想着这是属于他的猫,会赖在他的怀里睡着。

-----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----

ps.请问每天都被阿越君可爱死该怎么办。

二哥:
我打霸刀花间奶花,再加个奶歌。
奶花是花舞剑,花间是兰摧,奶歌是花海。
还想再约个别的dps,打这赛季不常打的配置。

和二哥连麦的朋友:
苍云啊,把你苍云捡回来打苍藏去。

(虽然二哥说有限的时间精力只能玩一个

lof好像吞评论了emmm,有小伙伴说后来还cue了叽霸,是这样的,表演一个痛哭

过去的错误总会有人记得,总会有人觉得不可原谅。

人无完人,对我而言他的光能盖过陈年的瑕疵就够了。

最为重要的是,希望年少轻狂不知事后他们都能变成更好的人,如果我在那个时间点遇到他们,可能也不会喜欢的吧。

【五越】Shape of you

*一个小甜饼。

*最好的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。

*越叽没有直播的第三天,想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阿越君对伍贰的喜欢是什么样的呢,大概就是久别重逢后第一眼看到那个人,不想和他上床,只想抱一抱,紧紧挨在一起,心脏跳动得又快又用力,慢慢的两个人的心跳就同步了,好像变成了一个人。

过上那么十几分钟,几十分钟,或者一个世纪,随便多久吧—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对时间没什么概念,直到空气因为彼此的呼吸温暖起来,不冷不热像是三四月的天,他们稍微分开一些,看着对方,觉得自己的爱人特别好看,不是说长得帅或者怎么样,而是那种情人眼里出西施式的好看,在我眼里你怎么看怎么顺眼。

伍贰觉得阿越睁着圆圆的眼看自己的样子可爱的不行,忍不住就想亲一下,亲两下,亲好多好多下,吻他的额头,吻他合上的双眼,吻他胖胖的脸颊。

阿越没那么多弯弯绕绕,他喜欢亲伍贰的唇,像小黄鸡一样啄吻,亲一口看一眼,想着劈哥的嘴唇真是性感的不行,然后再来一口。

小阿越君也就这点浅尝辄止的出息了,没多久霸道总裁伍贰君就会撬开他的口,扣住他的头,在他嘴里掠夺一番,舔过牙龈,舔过上腭,唇舌纠缠间吸走他的氧气。等他被吻到缺氧满脸通红再放开,你看,黄鸡烤熟了,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肥美的气味。

等阿越平复了呼吸,就再次吻在一起,他环住伍贰的脖颈主动吻上去,由他掌握主导权的吻会很温柔,他们都有余力边接吻边呼吸,于是这个吻会持续很久很久,久到可以让他们从开始都闭着眼,到阿越睁开眼偷看伍贰的表情,被二哥发现赶紧闭上眼,又忍不住再睁开,发现伍贰也在看自己,然后傻傻地对视一会儿,又不约而同地阖上。

吻着吻着,就会不满足于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,手伸进对方的衣摆里摸索,埋首去吻颈项之间更加炙热的皮肤。渐渐觉得衣服碍事,哪里碍事脱哪里,直至脱到一丝不挂,吻也蔓延到了各个部位。

肌肤相贴,肉体相合,他们全身心地将自己交付于对方,全身心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。

翻云覆雨之后再一次静静拥抱在一起,全身的细胞都慵懒而满足,阿越眼都懒得睁,埋在伍贰的肩窝里蹭一蹭,清越的少年音带着几分软糯响起在伍贰的耳边——

伍贰,我真的好喜欢你啊。

没什么情深似海没什么海誓山盟,就像在称赞暮春时节令人愉快的天气,只是随便感慨一下:天气真好呀,我喜欢你呀。

伍贰君眼睛睁开一条缝,没看到胖乎乎的脸,只看到冲着自己的发旋,他迷迷糊糊地想着阿越的头发丝看起来都透着开心,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想法太过天马行空。

被自己的想法逗笑,他有些无奈地说:嗯,我也是。

他一直知道自己涉及到阿越就会和平时不一样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,他就是这么不可救药地喜欢着这个人啊。

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

4.16-5.13

*从线上赛开始的糖,只包括我自己看到的部分

双开大师赛,其实只是想听居居bb(不是),悄咪咪扣点糖。

4.16

ay:下把解说是52,52解说挺不错挺好的。

本来特别话痨说个不停,二哥刚开始解说的时候突然安静如鸡。

霸刀差一点击杀奶毒,居居当时就说这里应该无缝踩奶毒就开不出女娲,二哥也看到了但是比赛中节奏太快说了句一会儿说,然后赛后回放提到了这里,说应该上将只打四刀取消接踏宴,想要上号操作.jpg

居居最后一把压的蓝队,犀利花间+蜜汁配置。
ay:我的竹子啊!
队友:你的竹子南风了!你的竹子折叶了!
笑的肚子疼233333

突然觉得居居要是当解说也是个很棒的解说啊,关键点看的特别清楚,一眼就看出奶毒是先起了女娲的。

4.17

二哥口胡了一下。
ay:52,52这版本打竞技场比较少,你们要理解他。

4.19

二哥发型特别像夏东海,弹幕都在刷。

居居看了弹幕问直播间:啊?夏东海是谁啊?我知道,家有儿女里那个,刷这个干嘛?
弹幕说是52
ay:怎么会是52呢。雨豪吗,也不像啊。
持风也在那边猜是谁,最后两人得出结论:没有人像夏东海。

其实个人认为二哥发型真的很像了hhh

顺便外功队打比赛真的是心惊胆战啊,喜欢这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,爱外功一辈子好吧。

4.20

52:我觉得他们有可能上一手剑藏
然后清风望月上的剑霸。

二哥好像有点紧张,抱臂,低头,抿嘴,小动作特别多。

之前他在赛前解说的时候声音里都是轻松的,昨天就很沉重。

最后一局红队是苍霸。
二哥:这队的苍藏……苍霸balabala

突然脑洞觉得二哥叫其他人都是落叶/风清歌/清衣/持风什么的,到阿越就变成霸刀,是不是担心再说出类似“阿越藏剑的一个风车”的话,好像在他心目中阿越就是藏剑,“阿越藏剑”在他的字典中是绑定词组。

52:阿越的霸刀血量百分之六十稍微有点低。
???

52(激动):(毒经)被隔墙!
苍生(激动):但吃到了蝶池竟然!
52(小声):可惜吃到了。
???

4.22

本来阿越在说苍生的迷之背包里什么都有,然后说到了线下。
越叽:上次线下的时候伍贰发烧了,他们也挺辛苦的。

4.25

52:这次大师赛的藏剑都点了一手云台……除了阿越啊。

4.26

线上阶段清风望月的每场比赛都是二哥解说,很圆满了。

阿越灵性缴械,伍贰疯狂赞美,打赢之后整个人笑逐颜开,开心的没眼看。

52:按照红方的脾气肯定拿同配了。
两次清风望月选最后一手的时候都有停顿,应该是在纠结策霸,策鲸,还是策藏。
但是答案其实早就决定了,情怀和荣耀他们都不会舍弃。你可知我仍愿前往。

5.4

p1 60分
谢谢伍贰的龙虾,谢谢二哥的龙虾。咋回事二哥,这,没有比赛日闲了是吧。

5.11

采访同框。

越叽一直看着二哥,不光是对话的时候,只要二哥在说话他就看着二哥,从开始到对话结束,好久好久啊。

他的眼神特别专注,如果说这就是一眼万年,感觉这几分钟仿佛过了从星球诞生到消亡的亿万时光。

我……只能表演一个原地豹哭。

5.12

开场介绍队员,念到阿越名字的时候语气突然温柔。

镜头到居居的时候他比了个耶,好可爱啊w

5.13

进直播间的时候已经是大佬茶话会部分了。

二哥坐在最右边,视线总是往阿越那边飘。

微博秒回。

合影,二哥蹲在那里疯狂转头和越叽说话。

越叽直播,中途进去的,二哥吃一会儿就出去了再回来吃。

虎鲸:这个开了吗?
越叽:开了开了。这个锅52想吃。
这个52怎么回事,点了火就跑了。

越叽下播进了苍生直播间,等清风望月走了自己一个人吃了会,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把没吃完的东西端过工作人员那边,本来以为要和同事一起吃但是就这么直接走了。

顺便,二哥黑衬衫帅呀。

【五越】伍贰与阿越与猫

*2月22日快过完才知道有猫之日这么一个说法,突然脑洞。

*勿扰正主。

*最好的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。

伍贰也被周围的人问过这个问题:你是猫派还是狗派啊。

就和许多人一样,他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次数不止一次。

有某个人在场的时候,他自觉地不必开口。

“伍贰是猫派吧我记得伍贰养猫,是不是啊伍贰?”

他只需要默默地说句:“嗯。”

后来大多数时候变成了只有自己的场合,他想着自家的主子说:“我比较喜欢猫。”

阿越刚搬过来的时候和伍家的猫相处的并不融洽。阿越倒是在飞机上就开始盼着捏捏主子的肉球,怎料主子一见面就躲着他。

伍贰说奇了怪了,它平时挺粘人的。阿越也说不应该啊,他平时挺招动物喜欢的。

阿越尝试用各种食物和玩具讨好它,它则开辟各种路线躲避追捕,整个屋子里叽飞猫跳,最后一人一猫一个被按在饭桌上,一个被放在食盆前,暂时休战。

至于他们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,伍贰君毫无头绪。

当他注意到的时候,他的猫主子已经叛变,只青睐阿越居的肚皮,不理睬伍贰君的大腿。从前伍贰君是左手有居右手有猫的人生赢家,现在这只猫睡到了阿越枕边,还会用湿润的鼻子碰他的脸颊。

“女大不中留啊。”

虽然嘴上这么絮叨着,但总是蹲在门前等他回家的主子从一个变成了两个,说不开心那是骗人的。

推开家门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因为听到了钥匙的声音凑过来的阿越,脚边蹲着近来有些发福的主子,一下一下地用尾巴拍着地板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哦!”
“喵~”

两个主子默契无比的回应和如出一辙的表情迷之戳中伍贰的笑点,他没来由的笑起来,阿越问他笑什么他也不说,倒是把阿越也弄的想笑。

两个老大不小的成年人在门口笑成两个傻子。

“唉,不是,”阿越平复着因为大笑而乱了的呼吸,“我说你到底笑什么啊,我腹肌都笑疼了。”

伍贰笑的方式比较省力,还有心思皮:“你摸着良心说你的腹肌存在吗。”

“哦?说的好像你有一样?”

阿越说着就要上手去摸伍贰的肚子,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可清楚这人哪里有痒痒肉。

伍贰怎能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,眼疾手快地止住了乱摸的胖爪子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挺好的,真的。”

“嘿嘿,”圆框眼镜后面的圆眼睛眯成了月牙,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玄关这儿的灯坏过一次,阿越找人来修的时候换了个暖色调,此时他们站在这暖黄的灯光下,好像时光被封进了琥珀里,稍微一热就能化成浓稠的蜜糖,不留缝隙地填满五脏六腑。

可能猫派狗派的问题和英国人谈天气一个性质,只要人类和猫狗没有灭绝,这个问题就经久不衰。

伍贰君不假思索:“那必须是猫派呀。”